我们的故事

Mike——我们团队的创始人,从甲骨文公司接到了来自台湾的jimmy求助的时候,他就强烈的想成立一个爲华人服务的网络安全团队。在一群大陆留学生的帮助下,BigDDos的前身KingFlow在新加坡成立,他们主要向东南亚国家提供网络安全服务。从2004年到2008年间,KingFlow经曆了多次网络攻防战,在prolexic公司协助下,他们成功的抵御了多次大型攻击。
2009年,Mike离开甲骨文公司,转身投入金融行业,其团队解散。2012年,Mike的德国朋友Frank提出了网络攻防的新看法,认爲单纯靠大带宽已经无法抵御越来越商业化的DDos攻击行爲。Mike接受了Frank的理念,两人又组建了一个松散型的服务团队,主要爲Frank的雇主——一家大型金融类公司提供服务。因爲prolexic公司业务被并购,再加上Mike和Frank的松散攻防理论已经趋于成形,于是他们和prolexic中止了长达10年的合作,转而和另外两家网络防御加速公司合作。2015年,Mike同意其团队中成员的提议,建立BigDDos.com网站,开始对外向其他客户提供服务。
网路无国界 天涯若比邻
以上便是我们团队的发展始末,从中可以看出,我们的团队并非“生产者”,而是一个“组织者”。这也是我们这个团队抵御DDos攻击的核心理念。

我们的办公室

严格来说,我们并非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公司,我们的工作人员分布在东亚、东南亚、北美和欧洲,我们甚至没有一个正经的办公室——除了那间香港的虚拟办公室之外。我们应该属于地道的SOHO。

我们的效率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们是无时差工作,亚洲的员工在电影院看夜场的时候,美洲的员工刚刚送孩子到学校。我们有着华人固有的勤劳基因,所以您不必担心我们的工作时间出现真空。

我们的客户

正如我们首页上所说的,BigDDos爲您提供管家式的服务,所以我们仅爲少数客户服务。我们的客户最长合作的年限已达13年。期待您成爲我们的下一个客户。

我们的工作

我们的目标是让您不用在网站安全方面操心,所以我们的工作内容不仅仅包含网络防御,也包含网络安全监控。因爲工作的需要,我们甚至和一些黑客团体保持联系,以便达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结果。

Meet The Team

Kamilla

User Experience
作爲客服主管,Kamilla总是耐心的应对焦急的客户,她的小组被我们称为天使小组。一般的网络攻击,她们也能迅速排除。她们顺便也帮我们做售前咨询的工作。
  • Dribbble
  • Facebook
  • Linkedin
  • Pinterest
  • Skype
  • Twitter
  • Youtube

Frank

Lead Manager
Frank在台湾待了两年,只学会了两句中文。不过这不妨碍他利用翻译软件和我们的华语客户交流,作爲团队的核心,他更多的是在从事理论研究。
  • Dribbble
  • Facebook
  • Linkedin
  • Pinterest
  • Skype
  • Twitter
  • Youtube

XiaoTian

Head of Trust & Safety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XiaoTian是我们团队的培训师,新进的网安工程师经常都会被他在视讯培训中骂的狗血喷头。按照他的话说,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。
  • Dribbble
  • Facebook
  • Linkedin
  • Pinterest
  • Skype
  • Twitter
  • Youtube